第一百一十八章:太穹仙帝噬九重

无垠混沌深处。

随着黑暗廊道全面崩毁,原本体型巨大的猎杀季恶兽,吸收无数碎片能量。体型极具压缩当中,经过数十天的时间,猎杀季恶兽的体型,只剩下大概几个星域大小,御天的封锁力量,也随之缩小了范围。

而在这个过程中,猎杀季恶兽的模样,也逐步发生着改变。背后的柔翅,不断的收缩,现在已经退回后背,只剩下一片小突起地带,继续下去,这双柔翅早晚会消失殆尽。

那双锋锐的利爪,关节也在慢慢缩短,利爪向手掌的方向迈进。

狰狞的模样,此刻已经十分接近直立猿状态,表情更加丰富明显。

最引人注意的是,缩小改变中的猎杀季恶兽心口,出现了一道恐怖的缺口。其形状与楚飞扬见到的血色直立猿,基本一样,只是此刻那缺口大到足以丢进去几座星关。

被其吸收的无数黑暗廊道碎片化作的能量,正如砌墙一般,一点点的将其缺口修复。同时,这缺口暂时还成为了猎杀季恶兽另一个吸收能看的狂暴宣泄口,心口就像放了一把漏斗一般,无数能量通过这里,被其纳入体内。

这鲸吞之势,还是在御天的封锁情况下的情况。可以想象,如果没有御天的封锁,他势必会变成一个可吞噬万物的黑洞。

在这僵持不远处,两道身影同样对峙。

变成怪物的傲慢,没有进一步攻击,只是确保通天的力量不会在加入其中。

“回去吧!否则,有我在此,你也不可能靠近。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与气力,不如想想,该如何解决这家伙!”傲慢滚动这不可名状的躯体,横阻通天。

通天沉着脸,握紧了拳头,咬牙道:“的确,即便加上我的力量,两个神灭境界的力量,也不足以阻止这畜生。但如果,算上你,我们尚有一拼之力。”

“嘿嘿,可惜,我所需要的是……让他恢复到原本的状态。”

“待他达到极限,单凭你,无疑自寻死路。”通天皱眉。

傲慢却是浑不在意,漫不经心的道:“现在的我的确如此,不过,很快我便会有能与他一战的力量。别想着我会帮你们,我与他的目的基本相同,所以,赶快滚回去,做最后的挣扎吧。”

“你……”

通天强忍着动手的冲动,脸色变幻不定。

“通天,这家伙说的没错,不管他的目的什么,猎杀季恶兽才是目前首要。回去吧!”御天此时传音,让通天心中更加气闷。

“好,你等我!若楚老弟能超越辰蒙大帝,做出第二次突破,我们尚有机会。而且,琼宇那边,现在已经出现了两个神灭强者,若能将他们 拉过来,我们至少有四人之力,御天!等着我!”

犹豫许久,通天无奈的做出决定,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傲慢,摔下一句话后,通天迅速向琼宇方向疯狂挪移。

“不管你想干什么,御天若出问题,我会追杀你到混沌尽头。”

傲慢却是浑不在意,回头看着不停嘶吼的猎杀季恶兽。时不时的虎口夺食,吸收一些回流的黑暗廊道碎片。

“挣扎吧,恢复吧!只有恢复完整,我才能完整。算算时间,差不多也该最后一步收获了。待我吸收完最后一股力量,便是你我恩怨了结之时,倒是,什么都不需要再存在下去。”

片刻后,蚩皇大魔君二人战斗的余劲,传递到了这里,傲慢凝望着碧落琼宇方向。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呢喃道:“快到时间了吗?”

说着,傲慢看向混沌深处的另一个方向。那个方向,正有几道身影,向这里而来。

却见,那些身影,有怪鱼、触手怪、眼珠怪等等,具体形貌,不可名状。

那些身影飞蛾扑火一般,纷纷扑进傲慢的怀抱,渐渐的融入到了他那不可名状的粘稠体之躯当中,傲慢享受着这一切,静待最后一道怪物身影回归。

远方,傲慢心系的碧落琼宇。

却说在蚩皇大魔君与明圣灵主开战之时。

脱离无限童年领域的太昊仙帝,脸色像是吃了苍蝇一般,也没多少时间去关注蚩皇大魔君的状况,在EVA初号机的狂暴攻势下,不得不全神应战。

七彩流霞般的AT力场,让其短时间内难以突破。

不远处,太穹仙帝与茯苓鸟、酒祖杜康的战斗,也突然变得诡异起来。酒祖杜康的酒葫芦,莫名压制了太穹塔,茯苓鸟速度陡然激增,打的太穹仙帝节节败退,将战场不断的向下层压迫,似乎要将其打入阴阳巨浪中,让其被吞噬掉。

不过,当蚩皇大魔君出现,太穹仙帝只是露出稍微惊讶的表情。反倒是酒祖杜康与茯苓鸟,各自叫嚷着。

“我去,蚩皇这家伙……”

“别分心,你要是有那能耐,宗主也会跟你合作的。”茯苓鸟直接打击他。

“臭鸟,信不信等这一战结束,老子架火烤了你!”酒祖杜康气闷,手上动作却是不敢轻忽,酒葫芦压制太穹塔片刻,忽见身侧星光闪耀,一道裂缝骤然开启,随即浩瀚的星辰光柱,将太穹塔直接打入那道裂缝深处,浩渺星光,很快将其淹没。

失去太穹塔制衡,酒祖杜康的酒葫芦反向压制太穹仙帝,同时,在他们战场一侧,蓄势待发的辰星,身上星光凝聚的仿若一道神光源,锁定太穹仙帝战场。

在他与杜康及茯苓鸟僵持瞬间,滂沱能量瞬间袭身而至,灌入太穹仙帝体内。

“就是此刻!”

辰星一声大喝,杜康与茯苓鸟瞬间会意,取命攻势一转,各自一道攻击,将太微仙帝压入阴阳巨浪地表附近,随即,三人瞬间近身,可令人不解的是,靠近之后,三人直接将后背交给了太穹仙帝,并没有再进一步攻击。

太穹仙帝稳住身形后,也未对三人继续攻伐,周身异彩连连,刚才辰星的星辰之光,嗡嗡流转,正在被其吸收当中,同时,在阴阳巨浪的地表之下,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酝酿。

另一边,无限童年领域中,太微仙帝分神一瞬,被妖相玄夜等人抓住机会,狂暴攻势压得他难以喘息。眼看蚩皇成道,楚飞扬也破浪而来,太微仙帝心中一横,硬抗一波攻击,只攻不守,强行突破包围圈,霎时,神灭能量扩散,一瞬摧浩大领域。

“众人听令,太微行道!”

太微仙帝一声大喝,传遍全场。

琉璃仙界的心腹,各自心领神会,强行震退妖界敌人,汇聚到了太微仙帝附近。数千宇级高阶,形成一个巨大的圆环,气息霎时贯通在了一起,太微仙帝成为这个圆环的中心点,一道道涟漪扩散,神灭威压更强。

妖相玄夜等人,霎时被反制。

“太微,我来了!”轻声话语,飘然而至,却见楚飞扬踏空而来,眼中闪烁奇异色彩。

太微仙帝仿佛感受到了什么,双手托着的双轮,环绕周身,隐隐有并合之势。霎时间,能量扩散,磨世轮与映世轮上下呼应,瞬间笼罩全场,替代了原本的无限童年领域。

这片空间形成之刻,太微仙帝原本半步神灭状态,无限逼近突破阶段,强大压迫敢,令人心惊。要是没有蚩皇与明圣灵主这两个变数,这家伙现在的状态,绝对是琼宇内最强的。

“我很疑惑,你!到底是谁!”控场做完,太微仙帝心中微微安心,这才凝望着楚飞扬,肃穆的问道:“本帝的双轮之招,在洪荒三界中无法预测的人,只有三个,蚩皇算一个,你是其中之一。”

楚飞扬平静的来到妖相玄夜等人身边,为他们抗下了正面压力。

“想知道吗?呵呵,说实话,曾有很多时候,我自己也会怀疑这个问题。在回答你之前,尚有一步好戏正要上演,太微,可有兴趣一观?”

“坦诚相待,何必耍花招?”太微仙帝警惕万分。

楚飞扬摇了摇头,目光挪移,向下看去。

太微仙帝脸上阴晴不定,最终也顺着楚飞扬的目光看去。

嗡嗡嗡——

就在此时,九重关之下,能量汹涌。

失去了万道神光体这个核心,九重关的结构,再度进入坍塌状态。

太微仙帝、太昊仙帝同时感觉到,自己与琉璃仙界的本源力量突然断绝。同时,楚飞扬与他关注的方向,一道令琉璃仙界众人色变的景象发生了。

辰星、酒祖杜康、茯苓鸟三方守护,中心太穹仙帝身上散发出一道道神光色彩,如果不是没有神灭之劫境界的能量波动,众人还以为,他也要成为蚩皇大魔君那样的存在了呢!

不过,下一秒钟,太穹仙帝的变化,对于琉璃仙界的人来说,比蚩皇带来的震撼更强。

混沌渺渺,肉身消散,无数先天神光交织,缓缓沉入阴阳巨浪之中。太穹仙帝的这种状态,分明就是楚飞扬吞噬星空或者大陆的时候才有的!

“那不是太穹!”

太昊仙帝惊呼,太微仙帝眼中稍有意外之色。太穹仙帝的心腹们,则是直接当场懵逼了。

在无数呆滞的目光中,太穹仙帝化身混沌云雾,神光环绕,一点一滴的吞噬着九重关的一切。没有了万道神光体这个核心,吞噬起九重关,十分的顺利,而且在内部,楚飞扬也早已做好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