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解劫云家村(中)

第二天一早,由于昨日饮下太多的果酒,龙羽的头还微微有点痛,花惜若本是来叫他起床,看到他眉头有些紧皱,便轻轻替他揉捏起太阳穴来,正享受着伊人的温存,云阳跑进来,有些尴尬地道:“大哥、大嫂,我….”

“看你这般急切,是有什么情况吗?”龙羽说着一翻身坐起来。

“嗯,那赵奉先不知道耍什么阴谋,提出将双方决斗的地点改在守业镇东边的守业山上。”

看着云阳有些疑惑的神情,龙羽稍稍一想便是明白了赵奉先的心思,冷哼一声道:“这赵奉先好算计,知道了我们是内宗来的弟子,怕万一我们有什么不测,他落霞宗也不好交代,便将决斗地点定在人多处,到时候我们如果输了,定是不好纠缠,而且他可以名正言顺地以搜寻被盗秘籍之名将云家村铲平,只是这般算计又怎能奈何我们?走,我们去和你爹他们商量一下。”

云家村村长会客厅内,众人早已没有了昨日的忧虑,有着三个天尊境强者压阵,不管赵奉先想耍什么阴谋也必将失败。

“云大叔,先派人答应下来,明日在守业山上决战,另外,云大叔留下一些人看好村子,到时候林叔会留下来坐镇指挥,以免这赵奉先阳奉阴违,到守业山后,看赵奉先提出什么样的比试方式,云大叔自信决定。”

第二天一早,在风驰电掣般地赶了近半个时辰的路程后,一座茂密的深山出现在众人眼前,隐隐间,能听到山上已经人声鼎沸,看来这赵奉先定是大肆渲染下,周围很多人都是前来看热闹了。

晚春的山林葱郁翠绿,山间溪水潺潺,虫鸟啼鸣,似乎感染到今日山中的热闹气氛,也是不甘示弱地啼鸣辉映着。

一行人走了一炷香的时间,山顶已经隐约可见,此时山顶上已经汇集了数千人,而山顶最高处一座银灰色石碑矗立着,石碑上写着飘逸的三个字“天道碑”,云都域有几十座天道碑的事龙羽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这守业山上也有一座,看来这赵奉先定是纠结了许多有实力的武者。

“云家主,你们可是来得太慢了,我还在想,你们是不是害怕得不敢来了….”龙羽正看着天道碑,一道淡淡的声音传来,他的视线顺着声音看去,十几个落霞宗弟子打扮和十几个护院打扮的人群前,一个眼中透露着精明的中年男子和一个身材瘦削的中年男子站在人群的前面。

出声的正是那个身材瘦削的中年男子,虽然他的身周没有强烈的灵力涌动,但那一双锐利的目光却是透露着他有很强的实力,让人不敢小觑。

龙羽的目光和他对视一眼,旋即便是心头一凛,连忙收回目光,从赵奉先身上他感到了一种压迫感,果然是灵域境强者。

“此人便是赵奉先,灵域境七星实力,在落霞城方圆数百里都是有名的强者,在落霞宗长老排名上也是高居第二位。”云奎小声地对龙羽道,秦山和钱圣隐没在后方人群中,但他知道那两人都是听从龙羽的安排,也将龙羽放在这次比试决策者的位置。

“云大叔,什么事按照你的心意去做即可,我可只是来帮手的哦。”龙羽明白云奎的心思,但如果一会什么事都请示自己,也是有些不妥。

“呵呵,赵长老何必如此急躁,来得早可并不代表就是胜者….”云奎倒是见过大场面,并没有再对方的威压下畏惧,对着赵奉先微微一笑。

赵奉先心中诧异着是什么给了云奎如此大的胆子,这个只有玄灵境的家伙竟然敢如此对自己说话,扫视了一下云奎身后的人群,发现最强的只有乾坤宗内门那几个小辈,心中定了定。

“云家主,虽然你儿子是乾坤宗内门的弟子,但我落霞宗的尊严却是不能不要,对于本宗秘籍被盗之事你我双方各执一词,只有决出胜负后,一切真相自是可知,如果这次你们胜了,我落霞宗便吃下这亏,如果我们胜了,云家主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云奎看着对方不坏好意的眼神,自然知道如果自己一方这次失败,这赵奉先定会带人屠了云家村,还会对外宣布是云家村抵抗所致。

“伪君子!休要在这里装模作样了,事情到底怎么回事你我心知肚明,还是说说怎么个比试法吧。”

赵奉先收起笑脸,冷声道:“不要说我不给你们机会,那个乾坤宗内宗小子也是杀害我哥哥的元凶之一,既然他们选择来助拳,便要承受受伤或者死亡的后果,也别说我欺负你们,我们七战四胜如何?四个年轻一辈出战,三个老一辈出战,所有出战人员必须在天道碑前发下誓言,拳脚无眼,倘有死伤,助拳之人身后宗门势力不得以此为借口报复。”

“好!”云奎不想和这卑鄙之人多言,在龙羽点头后便是答应下来。

年轻一辈出战自然是龙羽三兄弟和花惜若,老一辈则是秦山、钱圣和云奎三人,走向天道碑时,龙羽侧脸看了一下秦山和钱圣,发现两人的气息竟然控制在人皇境,看来这两位叔叔是要扮猪吃老虎啊。

赵奉先看到云家村出战阵容,心中也是大定,自己这边四个出色的弟子都是王者境实力,虽然年龄都是二十七八,比对方几个小辈整整大了十岁,但这也是正常,云都域对年轻一辈的划分便是以三十岁为界,也算是明着欺负对方,对方确实哑口无言。即便年轻一辈有一两场闪失,老一辈出战的人中,自己这边两个仁德商行供奉都是灵域境初期的实力,对上对方也是十拿九稳,这场比试他看不见有任何悬念。

“羽少,你看一会出战顺序怎么排,那赵奉先的四个出战弟子实力最强的是王者境五星,剩下三个都是王者境一二星实力。”

龙羽看出云奎有些担心,传音过去:“云大叔不用担心,我和惜若有把握拿下对方,秦叔和钱叔也是十拿九稳,一会见机行事吧。”

在天道碑前众人发下誓言,随即两方人马左右分开对峙起来,比试开始。

“你们谁先上场来送死啊?”赵奉先对大弟子点头后,那个王者境五星实力的大弟子张高便是走出来,面对几个实力不如自己的对手,张高显得极为骄横,目光冷漠地看着龙羽几人。

或许是感到此战没有多大胜算,洛飞和云阳均是准备出手,龙羽看看三人,上前两步,微笑着道:“我猜想你很想先拔头筹吧,便让我来试试你的实力是不是和你表现出来的一样值得你骄傲。”

云奎见龙羽走出去,心中咯噔一声,龙羽可是他认为年轻一辈中最有可能取胜之人啊,如今要对战王者境五星实力的对手,让他看不到胜利的曙光,偏头看向秦山和钱圣二人,见两人表情没有丝毫变化,难道自己看错了,这龙羽不止王者境一星实力?

张高看一个一星王者境出列,低头整理一番衣袍,长剑出手,淡淡道:“这可不是宗门切磋,我下手会很重,如果你没有准备好的话,看在你是乾坤宗内门弟子的份上,还是主动认输,早点离去吧!”

“多谢提醒!”龙羽笑着抱拳拱手,却并没有后退,一伸手掌:“请!”

“哎!”张高抬头看了一眼龙羽,神色有些古怪地叹息一声,然后长剑出鞘,舞起两朵剑花。

“既然你听不进去,那便休要怪我心狠手辣了!”

两朵剑花有着雄浑的灵力波动,极端凝聚后,打着旋快若闪电般穿透空气,凌空对着龙羽急射而来。

“好一招双花争艳,大师兄应该用上了八成灵力了,那小子可能一招之下便非死即残了。”观战的几个弟子见到张高的凌厉攻击,欣喜地赞叹着。

面对张高的凌厉攻势,龙羽也是面色凝重,对方一出手便是杀招,而且看张高的神情,似乎还没有用全力。龙羽紧紧盯着那暴掠而来的两朵剑花,待到距离自己只有不到一丈距离,才陡然出手,然后身形急速后退。

“双月逆!”两轮弯月呈黑白之色极速向两朵剑花对撞而去。

“砰!”一声爆炸声后,龙羽在不远处稳稳站住,而张高也是惊讶地退后了一步,稳稳站住后,舌头舔舔嘴唇,眼中好战之色涌动。

随着张高站定,一股强烈的灵力波动顷刻间从他体内涌出,这次他不再大意,也不再试探,他要用实力碾压对方。

“王者境五星,那又如何!”

龙羽没有被对方的气势压迫,星灵剑猛地划出九道剑芒,在张高身前形成一道星空,数十道剑光从星空划过直奔张高。

“乾坤九剑第九剑——星辰坠!”

张高使出自己的最强剑招九花纷飞,猛然间见龙羽双目如电,一股无形的波动奔雷般冲击而来。

“魂力!”

感觉到那股波动,张高急忙催动体内的灵力在身前凝聚防御。

“嗤!”

虽说张高意识到不妙,及时防御,但他还是小看了龙羽魂力的强横,那道宛如无数飞针的魂力,在和灵力防御接触的刹那便是强行撕裂了防御,虽是减弱了不少,可还是一部分进入了他的神识,一种剧痛瞬间涌入神识。

“嘭!”

就在张高神识剧痛的时候,那无数道星辰般的剑芒也是对着张高的防御冲击着,张高被震得倒飞出去,狠狠地撞在一块岩石上,强烈的力道使得岩石也是出现碎裂的裂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