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炁体,炁体!

火光烧在洱河上,天空不断变换颜色,天河层层叠叠,仿佛将整个世界拆分开了几层。

人们身处在最底层,抬头仰望。

数发导弹击中龙躯,炸得龙鳞摇曳,有紫黑的血流淌,污浊了暗黄龙鳞,但对于那条黄龙而言,最为忌惮的,还是悬在它头顶的暗红雷霆。

龙鸣时如呜咽,卷起涟漪,波及开后让众人难以承受,纵然身在南诏市外,也受到极大冲击,一批批军人交替上前,将几乎晕厥过去的战友换下。

名山弟子处于军人更前方,几位名山掌权人更是首当其冲,在运转全身元气,抵御无形声波的冲击。

“炁体境的真正恐怖处在于其脱离了原本的生命层次。”祝观如此说道。

“当下的军方的热武器是无法对炁体造成真正死亡的威胁,除非有能摧毁当前文明层次的武器。”

顾朝歌即刻明白,祝观所言的应该是核武器,这是能将当下人类所属生命层次完全灭绝的武器,超越了当前生命层次。

“所以能够灭杀黄龙的,其实只有禁忌雷霆。”祝观接着说,“但碍于十诫对于人类的束缚,以及禁忌对于人类的猎杀,能够在当前短暂打破禁忌这堵墙的,也只有已经跻身于炁体境的黄龙。”

顾朝歌听罢,略一思考就明白了大半,其实这是一环扣一环的事。

遂古之初要借黄龙来突破那一堵“墙”,但同时,也要借禁忌来扼杀黄龙,正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至于坑死军方、名山,那不过是顺势而为,一石二鸟。

但仔细思索下,顾朝歌却也迟疑了,如果阻止遂古之初,也就代表着,在阻止当世部分人达到炁体境,那对于整个人类族群而言,究竟是好是坏?

“禅师也有犹豫。”祝观直接说道,“能突破束缚,让一部分人跻身炁体境,往大了说,对于人类以后的发展,必然是有益的一件事。”

因为距今千年来,人类中鲜少有人达到过炁体境,甚至还在逐渐衰败,连渡幽都成为了一种天堑,在六十几亿人中,恐怕只有不到一千万的进化者。

“遂古之初太过极端,而西方的某些人,可能更极端,我们更不知晓,他们究竟在想什么。”

祝观道出了最无奈的情况,“你应该知道,西方宗教何等繁荣昌盛,而许多宗教,其教义更是……”

顾朝歌明白,许多宗教都有其唯一的“神明”,皆在提世界将迎来大清洗,唯有笃信其“神明”者,在能在大清洗后活下来。

“如果说,遂古之初不在乎普通人的性命是它与军方、名山其中最大的分歧,那么西方的一些人,他们不在乎所有不信仰他们‘神明’的人……”

“而我们有过怀疑,全球部分宗教体系,可能与地外文明有关,在宗教建立初期,是由地外文明所传教,便编造了记载‘神明’的历史……”

譬如约柜“十诫”在束缚人类,却在人类宗教记载中,成为了上帝与人类的契约法规,这是一件极恐怖的事,很有可能,地外文明在为人类创造虚构的历史……

顾朝歌也明白了,正因为如此,所以了难禅师才想要阻止,因为这部分极端者成就炁体境,并不一定是件好事……

除非……

他想到了一件事,本在阻止鬼老人造就禁忌连锁的诸葛承甫再无了消息,难道是他们达成了某种共识。

“有这种可能。”祝观直接点头,“禅师离开前与我说过,如果诸葛承甫真与遂古之初达成了共识,要一同迈入炁体境,那么名山绝不能被双方所置于此事外…….”

他望向顾朝歌,别有深意道:“名山有诸位老前辈已经出发了,在向南诏市赶来。”

顾朝歌心头凛然,如果不能阻止,那想要维持平衡,名山也必须有人踏入炁体境,制衡地球各方势力。

突然间,他好像明白了什么,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

“或者说,知道这件事后,这才是最具有风险却也最有利的选择……”顾朝歌喃喃,回望祝观,想要确认。

“你想得没有错。”祝观不再望他,而是抬头瞥向远方,“我们早晚都要想办法突破那一堵墙,不得不说,遂古之初营造出了眼下局面,却也是名山看来最好的机会,如果错失,名山也不知晓,往后的机会何时再有……”

“名山想要踏入炁体境,就不能阻止遂古之初,甚至要名山暂时性与遂古之初停战……!”

顾朝歌明白了,但也在心惊,因为这显然会违背了名山与军方建立合作关系的初衷。

“军方……知道这件事吗?”

祝观沉默良久,缓缓摇头,道:“这需要商议,但我们没有时间了。”

“赶得上吗?”顾朝歌问道,“就算名山老前辈即刻出发……”

“他们远比你想象得要快。”祝观答道,“另类成就炁体境,从某种程度而言,已经超脱了现今生命层次,是你无法想象的。”

……

在滇南境内,有数人奔走山林其间,极其恐怖的是,其中有人,好像仅凭借肉身奔跑的速度,就达到了近乎音速,秒速百米以上。

他们在林间穿行,所过处足迹斑驳,苍郁大树被撞倒。

而这,就是另类成就炁体境的极限肉身速度。

……

洱河边上,残垣断壁。

但此刻,这里聚集了一些人,好不热闹。

此刻还敢站在这里的这些人,近乎都是超越了渡幽境,另类成就炁体,位于地球金字塔顶端的小部分人。

来自西方的两位红衣大主教并肩遥看天际,在用异邦语言,像是意大利语,在诉说着。

“东方古国神话的龙,就这样在我们面前出现了……”他望向身旁同袍,难掩激动道,“保罗,你敢相信吗?它正在为我们走向全新生命层次创造着机会!”

那位被称作保罗的红衣大主教转过头,露出一抹笑意,同他说道:“卡罗尔,这是对于你我先后扛下教皇重担数十年,假死到今天的最大奖励,是一种恩赐。”

“若不是自由石匠在欧洲抓住了遂古之初的成员,得到了这惊天的消息,即刻通知教廷,西方就会失去这可能是唯一的机会。”

“现在我们只需要等待……”

同时间,在不远处,鬼老人与另一位年迈老者并肩而立,正是引动兽潮僵祸的药儿老。

“两个西方红衣大主教,让我有种熟悉的感觉……”鬼老人眯着眼睛。

“是上个世纪的两位教皇未死,蛰伏到了今天,西方也并非省油的灯……”药儿老说话的声音很古怪,像是喉咙内卡了异物般刺耳。

“自由石匠控制了整个西方,教廷本身就是自由石匠其中一支势力,美当局早就成了傀儡政权,他们找到了所谓的亚特兰蒂斯,应当与地外文明有关系,能在欧洲活捉我们的人,并非运气,能从我们的人口中得知黄龙存在的消息,更是让我都有些佩服他们的手段,必然是拾人牙慧了……”

鬼老人闻言再道:“诸葛承甫必定想要借机成就炁体境,除他以外,应当还有几位地卫者在赶来,事到如今,名山方面应当也猜到了……”

“无妨。”药儿老打断了他的话,“首领应当也到了。”

“至于林城方面,赵臣已经在与那些至善者争夺天眼控制权了。”

正说话时,药儿老眉头一皱,转头望向了另一边,瞧见了一袭僧袍匆匆赶来的了难禅师。

“了难到了。”

只见了难禅师赶来,却在原地站定了半晌。

接着,药儿老笑了起来,咧着嘴道:“名山也不过如此。”

了难禅师几步便到了这两人身前,口喧一声佛号。

此刻双方皆无一战之意,正如顾朝歌所想。

……

军方大规模武器清洗开始了,一枚枚导弹如火焰流星,自山腰而出,伴随着巨大轰鸣。

军人们知道,即便要夷平南诏市,即便会让洱河水断绝,也绝不能让黄龙活下去,它对于人类而言,是极大威胁。

但面对人类武器清洗,黄龙却稳若磐石。

能对黄龙造成更大伤害的,终究还是禁忌雷霆,人类的热武器只起到了辅助作用。

顾朝歌搞不懂,黄龙为何不离去,却要硬扛禁忌雷霆,甚至会替人类打破禁忌那堵墙。

这些事,连祝观都不太清楚,恐怕只有明白禁忌真相的那些人才清楚。

……

黑压压云层中,仿佛破了一个洞,雷霆环绕着,逐渐形成了一个天际旋涡。

顾朝歌抬头望去,在云层深处,雷霆的旋涡中,好像有望不清的模糊影子。

同时间,洱河旁的众人,不约而同道:“时机……到了。”

黄龙似乎也望见了什么,猛然间发出全然不同的龙吟声,响彻九霄。

接着,整条龙躯脱离了洱河,跃然腾起,直冲天际而去。

这时候,洱河下众人身上皆腾起了无比强横的气息,元气在翻涌,毫无保留。

临近南诏市,远道而来的那些人停下了奔跑的脚步,皆是抬头去望,也跟着腾起自身气息。

山腰处,只要有元气在身的进化者,都察觉到了异样。

祝观面色变化,道:“可惜看不见……”

“看不见什么?”顾朝歌忙问道。

“禁忌!”

“那堵墙已经出现,你所感受到的一股股气息,源自每一位另类成就炁体境的人,他们在引诱千百年来猎杀人类的禁忌猎杀者现身。”

而在洱河边上,了难禅师面有难色,缓缓道:“这已经不是普通的禁忌连锁效应了,有多少人想要踏入炁体境,便会有多少重禁忌连锁效应……”

药儿老怪笑道:“能见如此大世,参与其中,你该与有荣焉!”

在南诏市外,先后到的第二批人里,有来自名山的老人,有所谓的地卫者,有几名西方人,还有遂古之初的首领!

如若是在平时,其中许多人必然是争锋相对,但现在他们心照不宣,选择了暂时的停战,要将百年来一直在猎杀他们的存在扼杀于此!

……

顾朝歌在帮助名山弟子一起抵御龙鸣引起的冲击。

但逐渐的,龙鸣声愈发恐怖。

甚至于许多军人已经没有站起的力气,武器发射的操作交到了名山弟子手上,部分军人坐在地上,吁吁喘着粗气,从旁指挥并协助。

他发觉在另一头的南诏市外,群山间如有阴影笼罩,散发诡异气息。

而这种感觉,他曾在西京市感受过。

他心底有猜想,禁忌已经被引来了,就在那边。

雷霆成旋涡,余波扩及范围更大,不时就有暗红雷霆劈落在山腰。

黄龙浴雷而上,更不顾导弹在其躯体上炸开,想要攀上雷霆旋涡的中央,仿佛在雷霆深处,有东西在吸引着它。

几道急雷炸开,波及四方。

黄龙同时高鸣,无形音波几乎将人耳膜震破。

一名名军人直接吐血晕厥了过去,而这回,名山弟子同样狼狈,有许多人撑不住而昏过去。

就连顾朝歌都被吼得脑袋昏沉,仿若有千斤巨石压得喘不过气。

祝观脸色涨红,道:“这是生命层次的压制,只要在炁体境下,皆被其压制,特别是进化者,会被激荡起元气,感到极度难受,古时称之为威压……”

在炁体境下,越是境界高的进化者,感受到的越多,故而受到的压制就越多,这就是威压。

顾朝歌没有想过,居然会被一条黄龙的龙吟声压迫得近乎直不起身子,脑袋都仿佛要炸开。

但就在他脑袋昏沉,几近昏厥时,他好似听见了一道声音,在呼唤他。

是……诸海棠的声音!

在被压迫到近乎失去意识的时候,他与诸海棠间奇妙的联系建立了起来。

在那遥远星海,诸海棠神采有异,喃喃不断。

“我与你,又是半年......”

她在梦中,望清了禁忌。

知晓了龙。

但更重要的是,她知道了禁忌究竟是什么。

所以她在与顾朝歌诉说。

最好的时机,已经出现了。

“你还未被地球上的禁忌猎杀,你能比他们快一步……”

“我要你去……”

“你将能在这里……”

“与那些人一样……”

“成就炁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