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诡异的地下岩层

辛一凡去了一趟冲天观,与张蕴珩见了一面,同样告知了欧洲之行的事情,把这次了解到的圣教情况,以及那卷羊皮卷也交给张蕴珩看。

张蕴珩对此事感到有些惊异,特别是辛一凡居然成了圣教的圣士,张蕴珩更是觉得不可思议。

对于暗世界辛一凡并不了解,特别是华夏,张蕴珩似乎不愿提及,直言,华夏没有什么暗世界,异能力者都是国家统一掌握,跟国外情况完全不同。

张蕴珩似乎对那些圣士的意识烙印挺感兴趣,拿着羊皮卷看了很久,然后陷入沉思。

辛一凡不敢打扰,静静的在旁等着。

“先生,我看到这里有佛道法印和古摩尼教之力,其中杂糅了基督信仰之力和伊兰之愿力,可以说圣教的这些圣士的意识之力,借鉴了古今宗教之法,而摩尼教的力量最为强大。”张蕴珩说到。

“张老,我不明白您的意思。”辛一凡听得云里雾里的。

“先生知道现存世的三大世界宗教吧。”张蕴珩说到,见辛一凡轻点头,他又继续解释。

“其实还有一个宗教也曾在全世界传播,那就是摩尼教!这个宗教在华夏的名字叫明教!奉明尊为最高神,后多有其分支,如白莲教,弥勒宗等,但是却被华夏世代当权者所忌惮,一直被定为邪教,只得借住佛道两教的名义传播。”张蕴珩缓缓道出,关于摩尼教的一些情况。

“圣教里有一个门派称为摩尼派,是否就可能是摩尼教的信徒?”辛一凡问到。

张蕴珩摇头说到:“这个老朽就不清楚了,不过说起这摩尼教倒是与这梵山有关系。”

“哦?还请张老详细说说。”辛一凡拱拱手说到。

摩尼教起源于古波斯,三百年间已经传到除美洲,澳洲大陆的所有地方,曾经是第三大世界宗教,超过基督教,其影响力比华夏的道教影响更大,甚至有超越佛教和***教的趋势。

其根本教义为二宗三际论,二宗指明暗,也即善恶。

三际指初际、中际、后际,初际阶段,明暗是分开的。中际阶段,黑暗侵入光明,光明与黑暗斗争,两者混合。后际阶段,明暗重新分开。

三际分别代表过去、现在和未来。

摩尼教最初融合了基督教和犹太教的影子,后来又融入了佛道两教的思想和教义,用现在的眼光来看,就是一个怪胎。

其兴盛时作为多个国家的国教,特别是唐宋元时期,摩尼教见于各种文献中众人熟知的第一个女帝陈硕真,方腊农民起义,都是以摩尼教为旗号。

明朝成立,朱元璋灭摩尼教,此后转入地下活动,常常被农民起义利用,有清一代,轰轰烈烈的白莲教起义,都有着摩尼教的影子。

其实摩尼教从教义和宗旨来说并不算邪教,其宗教主神也是虚化的光明神,不参与世俗的事物,到最后却被当权者个宗教联合绞杀,而且几乎是在所有的文明体系中消失。

张蕴珩解释到,当年的梵山就是佛道联合对付摩尼之地,最后被灭。他还猜想,其实最初的三道门教也是受到摩尼教和道教的影响而成立的,从其教义就能看出端倪。

现在张蕴珩更是通过圣士的意识烙印发现了摩尼教的意识之力。

“张老,按照您的意思,这圣教似乎就是摩尼教的变种,只不过转入地下活动了,不显于世而已,是这个意思吗?”听了张蕴珩的解释,结合自己考古和历史常识,辛一凡问到。

“不,老朽不是这个意思,老朽从来不认为摩尼教是邪教。清净 、光明、大力、智慧8 个字是其教义,为了迎合民间的需要,更加发挥其追求光明、善良、俭朴、友爱的道德观念,因而颇得人心使之流传甚炽,也被有心人利用,成为反对当权者的口号。”张蕴珩有些惋惜的说到。

接着话风一转,他继续说到:“先生之前提出简化教义,推崇本真,老朽是赞同的,各教的教义教条复杂除了异化自己的不同于别教,还有一个目的就是约束信徒,不让有心人把本教作为起事的工具。”

“张老,您的意思是摩尼教就是因为教义简单明确,又迎合人心,就容易被利用,历朝历代都利用其作为起事的幌子,因此成为各方都忌惮的对象,最后呗联合灭掉。”辛一凡顺着张蕴珩的思路说到。

“大抵如此吧!按照你跟我解释的圣教的情况,老朽反而有个猜想!”张蕴珩说到。

“张老您说。”辛一凡欠身示意到。

“宗教,特别是世界宗教,都是圣教的控世手段!”张蕴珩看着辛一凡,神色严肃的说到。

辛一凡听完张蕴珩的话后,并无特别奇怪之感,这与之前对圣教形成的感观并没有特别出奇的地方。

“不过,圣教现在似乎出现了分裂,而且,斗争已经非常激烈了,从你陈述的情况看,那个摩尼派,似乎犯了众怒,或者说圣教的现任圣使已经破坏了圣士的利益,其他圣士现在处于弱势,不得不拉上我们东方一起对付那个塞破!”张蕴珩再次提出自己的假设。

闻言,辛一凡不由得点点头,这个假设是很符合逻辑和实际的,也与自己的想法相符。

“张老,我现在如何做,可有教我?”辛一凡拱手躬身行礼到。

“先生莫要如此,折煞老朽。”张蕴珩一边说,一边还礼。

“先生,世界早已融合,任何一个国家,民族,宗教,门派都不可能单独存在于世,也没有哪个宗教和门派能一家独大,文化,宗教必将融合,我华夏儒释道也必然要参与这历史大潮之中去。”张蕴珩侃侃而谈。

“圣教选先生为圣士,也是向我华夏示好,他们对先生肯定做过详尽的调查,先生得到华夏玄门支持,又有世家大族首肯,更为重要的是,先生身负异时间空间异能,所以你是最好的选择!况且,承染居士的失踪又可能与摩尼派和圣使有关,先生定会做出权衡的。”张蕴珩的分析清晰,有理有据,让辛一凡认同不已。

“张老,您的意思是,我们与他们合作,对付摩尼派和圣使!”辛一凡问到。

“为什么不呢,那位凯尔文森圣士不是想让你当圣使吗,何乐不为!”张蕴珩轻抚长须微微笑到。

“好的,张老,我知道还怎么做了,玄门与世家还请张老代为周旋,至于官方…我找太白沟通。”辛一凡认真的说到。

张蕴珩犹豫了一下,轻叹一声,说到“先生,官方也由老朽一并代劳吧,我那不孝之子,就是这方面的负责之人,我也多年未见他了,这次老朽就去一趟京城,见见他!”张蕴珩语气里透出一股释然。

辛一凡大约是知道一些这对父子的恩怨的,看来老头子为了大局,还是放下了成见,心头不由对他涌起一股感激之情。

“一凡对张老之情铭记于心!”说罢,对张蕴珩深施一礼。

张蕴珩不受,连忙还礼。

离开冲天观后,辛一凡回到家中,曾玉莲早已等候多时。

“董事长,文化城的基础设施已基本完成,你是否要去看看?”曾玉莲问到。

“不看了吧,我准备回沪市了。”辛一凡说到。

曾玉莲有些犹豫的说到:“你还是去看看吧,有些奇怪的事情…嗯,我们都看不明白。”

“什么奇怪的事?”辛一凡不解的问到。

“嗯…我也说不太清楚,你去了就知道了。”曾玉莲说到,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古怪了起来。

看着曾玉莲的古怪神情,辛一凡说到:“走吧,去看看!”

两人走到梵山镇上,规划出来修建文化城的地方,这处地方在老镇的西北处,地势平坦,规划面积是老镇的数十倍,此时这里就是一个巨大的工地。

到了以后,曾玉莲带着辛一凡到了文化城的中央,这里准备修建一处巨大宫殿。

结果,施工人员在挖地基的时候,发现挖了三米多的土层和碎石层后,下面就是坚硬的岩层,再继续往下挖就需要动用一些大型设备。

大型设备运到后,施工人员开始测量岩层,结果发现所有的仪器全部失灵,就连手表在挖出来的岩层上放着,都会走慢。

施工队用大型钻探机械在岩层上钻了个洞,第二天再去施工,发现那个被钻出来的洞像愈合了一样,除了外面一段,下面又变成了岩石。

一开始,施工人员以为是工人的恶作剧,往里面倒了水泥,派人守着,还放了个摄像头,翌日,诡异的一幕发生了,深入岩石中的钻头被顶了出来。

翻看了视频,并快放了一遍,看到了钻头被慢慢顶出来的过程。

这下负责施工的经理觉得有些异常了,于是把石头拿去化验,的出的结果是,这层岩石全部是石英岩,没有特别的成分。

在多次实验后,都是一样的结果。

于是施工经理把情况上报给了曾玉莲,一开始有人提出下面可能是有火山,找了专业探测人员来勘探,同样出现了仪器失灵的事。

因此,中心建筑的修建只能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