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一个石英球

辛一凡和曾玉莲赶到建筑工地时,工人都在做四周建筑的修建,只有中间大约两公里见方的地方没有施工,从外看去,此处就像留来做广场用的地方。

两人现在中心处,没过多久,负责施工的经理就到了,曾玉莲给辛一凡介绍了这位叫周波的沪市人,做设计出身,曾经接受过全国许多大型项目,这次梵山镇的情况有些诡异,为此周波还找同行问过其他地方是否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一问还真有,上世纪九十年代,沪市有一处修建立交桥时就因为桩基打到了龙脉上,也是无法钻探,无论动用何种先进的机器都钻不进岩石层,最后是一位高人建议在此处修建龙柱,工程才顺利完工的。

此事已经过去近三十年了,周波本来想找到那位高人,多方打听,也没有消息,最后不得不把此事告诉了曾玉莲。

曾玉莲看过后,除了先太白,就只能求助辛一凡了,她知道,现在辛一凡已经贵为圣士。

辛一凡开启自己的异能,先用空间异能,把自己的意识深入到地下,结果进入了数百米后,意识再也无法深入。

有些惊异的收回了意识,辛一凡微微皱起了眉头,这岩石层至少有数百米厚!

又再次探查了探查了一下周围的地形,发现只有方圆两到三公里处是这种石层,其余地方都是正常的泥土,碎石,岩石等地层,且都不超过五十米,每一层都是按照正常地质结构排列的,只有此处特殊。

这让辛一凡想到了新乡那个地下湖。

难道这里也有一个地下空间,关着一个上古之物?辛一凡忖到。

那仪器失灵又是怎么回事呢?

辛一凡让周波给他演示一遍,发现仪器不是失灵,而是完全没有工作了!唯一在动的只有钟表,而且时间仿佛被调得极慢。

拥有时间异能的辛一凡有些好奇的运气异能,最后惊讶的发现,这里的时间流逝极其缓慢,缓慢到异能力都几乎无法察觉了。

“曾姐,你和周波就站在这里别动,走过去观察一下。”辛一凡对曾玉莲和周波交代到。

辛一凡走出这块区域,看着里面的曾玉莲和周波,发现两人并没有什么反常的地方。

“曾姐,你和周波在周围走动一下。”辛一凡把手做成喇叭状,对着两人喊到。

曾玉莲和周波闻言,奇怪的看了一眼对方,然后走了几步,场外的辛一凡还是没有发现异常。

奇怪了!这是怎么回事?如果那处地方时间流逝得慢,在外面的人看来,里面的认动作就应该十分缓慢才对啊。

现在看到两人都是正常的运动,这下辛一凡不明白了。

难道是此处磁场强度的问题?

辛一凡现在外面又运起异能,意识避过了那处地方,往四周蔓延过去,通过排除法,得出,那块怪异的地方是一个直径在五公里的球体,深埋在地下,球体外面是石英岩。

如果要把这个石英球挖出来,耗费人力物力不说,万一挖出来一个新乡地下湖里像繇一样的怪物那就麻烦了!

想不出更好的办法,辛一凡只能让周波把这里建成一处广场。

围着广场建一圈建筑就是了。广场上暂时不修建高层建筑,当然这样的地方也修不了高层。

“董事长,有什么发现吗?”曾玉莲问到。

辛一凡摇摇头,瘪了瘪嘴,“只发现里面有一个巨大的石英球,直径至少五公里,其他的我也没有能力探查到。”辛一凡只能如实相告。

“这,地底下怎么会有这些东西呢?”曾玉莲不解的问到。

“我们不知道的事多了!我算过,这是直径五千米的巨大球体,根本没办法挖出来,还不如改变规划,嗯…这样,我再上山找一下张老,看他有没有办法。”辛一凡说到。

离开工地后,辛一凡又上了一趟冲天观。

见辛一凡去而复返,张蕴珩知道他肯定有要事。

把梵山镇文化城中央那个巨大石英球的事告诉了张蕴珩后,老头也挺感兴趣,遂和他一起下山去。

张蕴珩是带着罗盘去的,老头在这里测了半天,罗盘也是失灵的,啥也没看出来。

觉得有些丢面子的张蕴珩拿出一张古符,口中念念有词,然后把古符抛向空中,突然,古符燃烧了起来,空中留下一道与灵骨上神印相似的符文,发出灿烂的光芒,接着,光芒一闪,形成了一张巨网,网越变越大,逐渐裹了起来。

巨网裹成一个球状,就像一个地球仪,开始缓慢转动。

辛一凡发现张蕴珩手中不停的比出各种手印,老头的额头上都有汗珠流出来了。

紧接着,光芒大盛,旋转的球化为光影,消失了。

“噗~”张蕴珩口吐一口鲜血,整个人摇摇欲坠。

“张老!”辛一凡惊呼一声,一个箭步冲到张蕴珩身边,扶住了张蕴珩。

张蕴珩此时面如金纸,嘴角的血猩红异常。

“张老,你怎么!”辛一凡再次急切的呼喊一声。

“没事,先生,请扶我去九块石碑处。”张蕴珩气若游丝的说到。

“好。”辛一凡背着张蕴珩就往冲天观的半山腰处跑去。

一旁的曾玉莲只觉得眼前一花,辛一凡就消失在视线中了。

一边疾驰,辛一凡一边用意识扫描了一下张蕴珩的身体。

辛一凡发现,张蕴珩的五脏六腑呈现一种奇怪的运行方式,但是此时他的内脏却在流血,已经让他体内的运行方式有些紊乱!

几分钟的时间,辛一凡就来到梵山半山腰,张蕴珩轻声提醒到:“先生,就是此处,请讲老朽放至第六块石碑处。”

张蕴珩说完朝一块石碑处指了指。

辛一凡依言将张蕴珩放在石碑旁,老头艰难的盘坐起来,手中的手印呈莲花状,过一会儿,又变化为反天印,太极印…

直看得辛一凡眼花缭乱。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张蕴珩的脸色才略有好转,变得有了一丝血色。

只听见张蕴珩重重的呼出一口浊气,收了手印。

“请先生帮老朽通知一下鼎鑫,丹青等先生弟子,来次为老朽护法。”张蕴珩睁开眼睛对辛一凡说到。

“好的!”辛一凡应了一声,拿出手机拨通了张鼎新的电话。

几名学生现在都在冲天观随张蕴珩修行,辛一凡教不了他们道法,现在又不能带他们去和圣教厮杀,只能让他们留在张蕴珩身旁。

张鼎新接听电话后立马通知了自己的师兄弟感到半山腰处,见到辛一凡和张蕴珩。

“众人摆聚灵阵,助我疗伤!”张蕴珩见学生到齐,吩咐到。

众人闻言各自找到一处地方坐下,手中变化出不同的手印。

看样子,这是操练过多时的。

“鼎鑫,将陈家最后那块灵骨交给先。”张蕴珩又吩咐到。

张鼎新按你怀里取出一截灵骨抛给辛一凡。

“请先生为我等开启灵骨之力。”张蕴珩又说到。

“众弟子,开始吧!”张蕴珩的声音晓得有些中气不足了。

辛一凡也立刻运起异能,开启意识场把所有人罩在其中,分出一股意识引导灵力。

此时令辛一凡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灵骨上的神纹像活了一样,从灵骨上飞了出来,灵骨上的灵力突然迸发出来,向四周散开。

来不及细想,辛一凡把这些四散的灵力用意识包裹成七股,投到张蕴珩和六个学生身上,他们接受了灵力后,身体开始散发出一阵波动,这些波动与灵骨上的波动居然契合了起来。

灵骨上的灵力去洪水般,分成了七股向七人涌了过去,逐渐变成了洪流,让七人都淹没在灵力之中!

辛一凡露出了震惊的神色,他试着收回引导的意识,灵骨上的灵力依然没有改变方向,也不见一丝凌乱,继续涌向几人。

辛一凡开始用意识查看每个人的身体运行,发现他们的体内都形成了一个个的小天地,灵力在他们身体里循环着。

张蕴珩的内脏已经没有流血,此时灵力正在修复他的五脏六腑,而他体内的循环问变得有序起来,而且运行的速度比学生们快太多!

辛一凡把每个人的内循环都观察了一遍,发现他们的运行方式都遵循同一个方法,但是顺序不同,速度不同。

这位勾起了辛一凡的好奇心,一直观察下去,最后他发现,这些灵力开始在七人间开启了一个大的循环。

每一次个人的小循环都会吸收一部分灵力,多出来的就会进入大循环中。

而且辛一凡看到每个人身上开始发出不同的光,有的带着金石之气,有的带着黄土之色,有的绿意盎然……

不知道过了多久,辛一凡停止了观察,此时张蕴珩和各个学生也收起了体内的循环。

众人几乎同时睁开眼睛,眼中精光一闪,每个人看起来都神采奕奕的。

张蕴珩也恢复了红润的脸色,看来伤已经好了,他站起来,走向辛一凡拱手一礼,说到:“多谢先生!老朽已然恢复,还得到不少好处。”

“张老客气了,一凡份内之事。”辛一凡赶紧回礼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