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双杀(七)

虽然重生后身体变成了冯小雨,但富江的能力是可以完美使用的,这里对小千代的富江能力做一个评价的话,其现在属于第三等级,也就是代尔塔δ级别,虽然和余则成质意守恒的能力目前属于一个等级,但小千代则更胜一筹,已经快要到达第三等级的顶峰了,距离质变的第四等级,谬μ已十分接近,从小就体质极端异常的小千代在重生剧本中表现出了远超余则成的成长性。

但从综合能力来看,到底还是余则成更适合重生剧本中的探索解密环节,眼下小千代就在昭研四中门口被难住了。

昭研四中虽然是本地最出名的重点初中,但这并不代表着其能拥有比其他学校更多的资金,无法新建教学楼,也无法对旧教学楼进行修缮,坐落在一块四周都是高层建筑的商业地段。

昭研四中既没有良好的周边环境,整体布局也不够通透,这也同时给小千代今晚的潜入造成了困难。四面都是高层建筑,唯一可以混入的大门不仅有门卫24小时值班,大门周围的围墙也很高,而且周边地面也都是水泥地面,即使能翻墙也很难保证不弄出响动。

这要是余则成的话,倒是可以想出几个非暴力途径进入学校,但小千代一来急于潜入学校进行调查,二来片刻之间也想不出什么太好的注意,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来了个让人毛骨悚然的暴力潜入。

只见小千代歪了歪脖子,然后用两条胳膊抱住脑袋,猛地一使劲就把自己的头给揪了下来......

在富江能力的影响下小千代的伤口创面没有流出太多血液,接下来失去了头颅的身体以一个标准的女篮三分球姿势把手上小千代的断首越过围墙扔进了昭研四中......

扔出脑袋后,小千代的身体开始有些晃动,很快便失去了控制倒在地上,看来没了脑袋的身体可活动的时间最多也就是十来秒,好在小千代在“抛头露面”前考虑到了这一点,找了一个相对隐蔽的地点,刚好现在也是深夜,倒是不用太担心自己失去了脑袋的身体会被别人发现。

说完了身体,再来说说被揪下来当球玩的小千代脑袋,那颗脑袋以一个优美的抛物线落到了昭研四中墙内的绿化带上,待脑袋骨碌碌滚了几圈停下来后,其脖颈的断面开始蠕动增殖,大约三分钟左右,便从断面重新生长出来一具身体,和之前小千代的身体完全一致,就是......新的身体没有穿衣服而已。

小千代也是没办法,自己出来就穿了一套衣服,刚才要么给门口的无头身体穿上,要么给自己穿上,考虑到学校晚上除了两个门卫外绝对不会有其他人的情况,小千代还是选择把衣服留给了门外的身体,冯小雨的身体小千代清楚,如果门外的身体没有黑色的连衣裙和围巾掩护,那白皙的的皮肤在夜色中极具对比度,如果恰好有路人经过的话非常容易暴露。

此刻不穿衣服的状态让小千代颇有点不自在,所以立即向记忆中昭研四中的政教处走去,政教处管理学生的风纪,那里肯定会有几套或报废或全新的校服。

前往政教处的过程中小千代选择了一条比较靠墙和死角的路线,这样可以避过学校内的监控摄像头。其实大可不必,小千代并不知道昭研四中的校内监控系统都坏了快两年了,学校总务处倒是向上递交了维修资金申请,只不过天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拿到资金。

从政教处的窗户翻进去后,小千代很快便找到了几件校服和校鞋(没错,昭研四中连鞋子的款式也要求一致),不过运气不好,都是些报废的旧校服,但聊胜于无,小千代找了一套相对完好,只露大腿的校服和只露出大脚趾的校鞋穿在身上便开始今晚的行动。

既然韩老师失踪前声称自己要来学校办事,一直到第二天傍晚都没有出现,也无法联系,如果真的是韩老师昨天夜里在学校出了什么意外,那么很有可能其还在学校,最起码也能在学校找出些蛛丝马迹。

虽然还不清楚主线任务的等待事件发生肯定就是指韩梓博老师的失踪,但小千代的性格比较主动,实际上她从来不是一个随波逐流的人。

学校这种地方虽然白天人气儿很足,但晚上的校园一旦空旷了下来,其气氛是很有些恐怖的意味的,踩在地板上的脚步声,透过窗户洒进来的冷色月光,在月光下被拉长的影子,以及小千代脖颈处残留的血迹......这一幕让人不寒而栗。

但有富江能力的小千代非但没感到害怕,还很自在的边走边哼歌,她刚才在政教处里找校服时看到了政教处的监控系统屏幕完全没有信号,所以这会才如此没有顾忌。

“雾中的大海...悲歌的声音...啦啦啦...那个孩子又一次归来...”小千代的歌声在被夜色笼罩的空旷教学楼内显得十分空灵。

客观上讲,她不哼歌还好,一哼歌反而更加恐怖了......。

小千代要搜索的地方自然不会是教室,韩老师就算在学校也不可能在那种显眼的地方,有调查价值的地方是学校的地下仓库和杂物间等基本没人会去,也没专人管理的地方。

之前说过,昭研四中并不大,很快,小千代就哼着让人毛骨悚然的歌晃晃悠悠转到了学校的杂物间,地下室刚才去过了,除了一窝眼睛冒绿光的野猫外没发现别的可疑物件。

杂物间的门自然是锁的,但窗户没锁,任意一个男生都能翻进去,小千代自然也能。

翻进杂物间的小千代落地后一转身,眼前就看到一双脚......

“稳了稳了。”小千代暗道,心情甚至愉悦了起来。

一抬头,果不其然,一具上吊而死的尸体,死者是一名大约30岁左右的女性,眼球因充血而通红,死前虽然克制,但舌头仍然伸了出来,嘴角还残留着口水的痕迹。

“这是韩梓博老师吗?”就在小千代心中出现这个问题的时候,她脑海中的任务面板出现了提示,主线任务1完成。主线任务2:调查韩老师的死因。

“死因?难道不是上吊吗?”小千代很快便明白了支线任务2并非是弄清楚韩老师生理上因何而亡,而是调查清楚韩老师死亡的诱因。

小千代并没有刑侦方面十分专业的知识,但她却明白人是一种社会性动物,排除掉脑子有问题这种原因,一个社会性成年人就算是自杀,也肯定会有导致其自杀的原因,更何况韩老师不仅已婚,而且还有孩子,若非受到了很大的刺激,是不会轻易选择go die的。

那么,韩老师真的是自杀吗?

带着这个问题,小千代决定在不破坏现场的情况下先好好研究一下韩老师的尸体,毕竟第一现场的价值是很重要的。

就在小千代抬起头,盯住韩老师的尸体脸部仔细观察时,小千代的身体,冯小雨脑中有关韩老师的记忆一下子涌了出来......

......

“报告袁队长,现场保护完好,现场区域已被隔离,法医技侦支队的人马上就到。”

在眼前名叫周锋的年轻刑警汇报完毕后,余则成点了点头,扶了扶眼镜,进入了昭研市第四中学的杂物间。